大叔先生

只吃粮不产粮的虫

荒天

*ooc是肯定有的
*新人写手,幼儿园文笔
『童趣』
我年幼无知的时候,虽仍是不起眼的小妖,却也能够直视太阳耀眼的光辉了。对我来说,这个世界是多么的新奇,足以吸引我的好奇心,带我认识越来越多的事物。就算是多么卑微的小蚁,我也会留心看着很久很久,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后来竟然连纹理也能随手就画下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容貌仍然没有任何的变化,我对自己感到好奇,但是我知道,我是妖,一年两年是不会有什么变化的。 黑夜山的夏天没有蝉鸣,却有一堆烦人的蚊子在耳边“嗡嗡”不停,似乎不会倦。起初我还能把它们当做天上高飞远走的白鹤,轻轻挥动手中的团扇,带起一阵风,配合着青天的云雾,蚊子倒也真变成了白鹤般,在空中挥动“洁白”的羽翅,扑扇两下便和青天白日交缠在一起。我伸手抓住了几只飞得慢的蚊子,放入一个淡紫色的丝绸里,那丝绸是我从山脚下的女人家偷出来的,女主人好像并没有发现,仍然早青楼晚酒楼的放荡。我用团扇一阵阵的扇风进去,听着蚊子鸣叫的声音,一时沉迷,后来脖子和手腕的酸痛让我吃了亏。
我会在山里的花丛和不高的土堆旁蹲下来,让身子和花台一样高,但是我并不能把它想象成森林,毕竟我就在森林里,过路的小妖怪有时会嘲笑我傻,甚至有的会把我揍一顿发泄被更厉害的妖怪欺负了的不满。我觉得我是文明正义的,不应该做复仇之类的事情,便也无心理会,只是那些妖的一次次得手让他们更加贪得无厌。
我逃开了,我不想面对现实。 我相信我的童年是充满乐趣的,我赶到池塘边,那是山中唯一的池塘,虽是池塘却不小,而且深不见底,我都有点好奇这池塘是不是联通着大海,不过地上两只盘斗在一起的小虫倒是更加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只不过一只不识趣的青蛙打断了我的乐趣,我便抢过他下底的瓷器,丢到水中。 “嘭咚”不像是落水声,打中什么了?一只面色偏青的海妖“浮”了上来,成年妖怪的体型也让我吃了一惊,大妖?我想跑,却被他单手提着后颈的领口揪起来。“喂,往水里扔瓷器的混账就是你小子对吧?”语气的不善也愣是让我呆在那里,过了好久我才反应过来,拼命挣扎想要逃开,只是力不从心,我也就放弃了。作为正义的妖怪,我当然还是承认了我的“罪行”。他一个拳头挥下来,反射性的闭上眼睛,该有的痛感却迟迟没有落到身上,他嗤笑一声,把我放到了地上。“小家伙以后别做这种事了知道没!”我别扭地扯了两下自己的羽毛,沾水了…
后来的每一天,我都来池塘找他,也天天都能找到,他笑着勾勾我的鼻子,像是父子之间的赌气赢了,我也顺从他的动作,久了也就离不开和他呆着的乐趣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海妖跟大叔似的慵懒地回答我“荒川之主,给我记住了。”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