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先生

真的懒√

扁鹊明天终于要改版了!!要加强了好开心!!

静临生贺

『暗滩』

静雄呆愣地看着胡同那黑色的身影和地上还在断断续续往外扩散的暗红色液体,带着腥臭味。手中已经扭曲的路标也笨重地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那个自己一直说“宰了你”的黑色大衣的主人,耷拉着脑袋,在血泊中微笑。

“小静~好痛啊…就这么把路标打过来我会死掉的啦~☆”临也依然是那样嘲讽的笑,丝毫不在意身上沾满的深红色液体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

“啊啊?你还是赶快去死吧?你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啧啧跳蚤果然就是跳蚤啊!担心这么多干嘛啊!静雄恼怒地抓了抓金色的脑袋。

“难道说?小静在担心我?啊呀啊呀,好开心啊,不过这样的小静就不是我认识的小静了吧~☆捏,恶心到我了~”临也晃晃不稳当的身子,似乎是笑累了,呼吸不太顺畅,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果然,还是宰了他!!!

拾起手中的路标向临也投掷出去,临也侧身倒也没有完完全全躲过这个攻击,路标一角狠狠擦过临也小臂,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临也右臂瞬间麻木,手中的折刀也掉到了地上。这么一动地上的液体又更多的扩散开,来原想着平和岛静雄还有会有所动作的临也看着沉默不发的静雄。

“跳蚤,你果然还是受伤了吧?除了刚刚那个…”

“那小静知道今天是几号么~”

“1月份吧?几号啊?不对你废话这么多干嘛!”

原来小静不知道么?一月二十八,我都记得啊…临也快要佩服死自己了,不,是真要死了…折原临也脚一软,摔在地上怎么也没能起来,伤口的痛快要撕裂他的神经,每个细胞都在哀嚎,快点结束这场无聊的游戏!

“你的表情可不好,而且你怀里死死掩护着的是什么?”说什么也是曾经同学一场,再怎么讨厌也不可能真的杀了他,就算他是自己最讨厌的人。

“小静想知道么?我啊,可是就要死掉了哟~小静想要就自己来抢吧~v”说完临也闭上了眼睛,静雄怎么叫也没有反应,便轻轻地把手垂在临也的鼻翼前,确认没有呼吸了,把他抱着直奔新罗家,一脚踹开门。

“新罗!临也他…………”屋里灯光五颜六色,弟弟平和岛幽手中抱着蛋糕,上面写到:静雄生日快乐! 静雄诧异地看着大家,所以在听到“小静还打算把我抱到什么时候呢~♡”,静雄毫不留情地放手任凭某人摔在地上。

“好痛痛痛痛………”临也把怀里的小盒子砸在静雄身上,静雄也并没有当着本人的面就拆了。只是他重新扛起临也,“草履虫你干嘛,快放我下来!!”

“干什么?干你!!”

众人默默退到一边……
——后台——
静雄:跳蚤,你身上流的血是怎么回事?
临也:单细胞就是单细胞,从医院买来的血袋啦~☆
静雄: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
临也:不要啦,我受不了的~
(关门拉灯)

大家新年快乐√

荒天

『断忆』

人物ooc严重(智障脸_(´ཀ`」 ∠)__ ),别介意233

大天狗断定,这个青面带着鱼腥味的家伙,在跟随大天狗之前就见过了。所以他在荒川之主开口向式神们介绍自己的时候,大天狗就一声不响地走了,不过既然连印象都没什么,大概也没什么好值得在意的。最多算个合作关系,你说伙伴?呵呵,大天狗不需要伙伴!
伙伴,这种恶心的关系,谁又配得上?曾经在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的源博雅,已经背离自己的道义与弱小的安倍晴明结团,跟在晴明身后默默地守护着自己那失去记忆的妹妹。他掰了手指头来算,但想来想去,也不记得除了人类武士还有谁了。他曾经认同过谁?在意过谁?不知道,但是还有一个,被时间长河冲淡的身影,小河边… 没有努力去回想,因为那人说不定也不记得自己了。
“喂,那边掉毛的家伙,这样很不礼貌吧?”青面式神似乎不满意大天狗不动声色地离场行为,青鳞的鱼尾扫了两下。刚走出几步就被叫住,大天狗虽是藏起了自己的气息,况且还有个中二到智障的两面佛挡在自己面前,说什么也不该被察觉的。大天狗咬了咬唇,“吾名大天狗。”没有停下离开的脚步,只是放得更快更快。荒川之主倒是也没有追上来,也没有在身后议论他的无礼,更是没有叫他留下。那这算是温柔么?那又与他何关?

他早早的睡下了,在黑晴明安排的住所,庭院的一间小房内。明明睡脸又是这样平静柔和,却也怎么都想不到为何甘于臣服于巨大的黑暗之处。不过我没资格这样说吧?荒川之主隐去了气息,把脚步放轻,悄无声息地推开遮掩的木门,此时吹来一阵微风,掀开了大天狗额前散乱的刘海,荒川看得发蒙,回过神来自己嘴角微微向上,眼神中是无尽的宠溺,他不知道罢了。荒川之主替他掖好被子,在他额角轻轻留下一个吻,“好梦,大天狗。”便掩上门,离开了。
“以后别再往水里丢东西了,食物也不行!”就算一切是那样熟悉,仿佛像昨天一样,大天狗还是不记得是谁,长什么样,只是心中的兴奋和莫名的温暖让他心安,算是一个好梦吧。他整理好东西,去到院子里的小池塘洗了洗脸,“哟,大天狗~”大天狗没有理会,整理了自己容颜就打算找黑晴明大人。但却被扣住双手压在地上,力气不算大,却足以防止他脱逃。荒川之主跨坐在大天狗身上,另一只手抚过他带有怒气的脸,“你没听到吧昨天,荒川之主,不许再忘了。”

荒天

*ooc是肯定有的
*新人写手,幼儿园文笔
『童趣』
我年幼无知的时候,虽仍是不起眼的小妖,却也能够直视太阳耀眼的光辉了。对我来说,这个世界是多么的新奇,足以吸引我的好奇心,带我认识越来越多的事物。就算是多么卑微的小蚁,我也会留心看着很久很久,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后来竟然连纹理也能随手就画下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容貌仍然没有任何的变化,我对自己感到好奇,但是我知道,我是妖,一年两年是不会有什么变化的。 黑夜山的夏天没有蝉鸣,却有一堆烦人的蚊子在耳边“嗡嗡”不停,似乎不会倦。起初我还能把它们当做天上高飞远走的白鹤,轻轻挥动手中的团扇,带起一阵风,配合着青天的云雾,蚊子倒也真变成了白鹤般,在空中挥动“洁白”的羽翅,扑扇两下便和青天白日交缠在一起。我伸手抓住了几只飞得慢的蚊子,放入一个淡紫色的丝绸里,那丝绸是我从山脚下的女人家偷出来的,女主人好像并没有发现,仍然早青楼晚酒楼的放荡。我用团扇一阵阵的扇风进去,听着蚊子鸣叫的声音,一时沉迷,后来脖子和手腕的酸痛让我吃了亏。
我会在山里的花丛和不高的土堆旁蹲下来,让身子和花台一样高,但是我并不能把它想象成森林,毕竟我就在森林里,过路的小妖怪有时会嘲笑我傻,甚至有的会把我揍一顿发泄被更厉害的妖怪欺负了的不满。我觉得我是文明正义的,不应该做复仇之类的事情,便也无心理会,只是那些妖的一次次得手让他们更加贪得无厌。
我逃开了,我不想面对现实。 我相信我的童年是充满乐趣的,我赶到池塘边,那是山中唯一的池塘,虽是池塘却不小,而且深不见底,我都有点好奇这池塘是不是联通着大海,不过地上两只盘斗在一起的小虫倒是更加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只不过一只不识趣的青蛙打断了我的乐趣,我便抢过他下底的瓷器,丢到水中。 “嘭咚”不像是落水声,打中什么了?一只面色偏青的海妖“浮”了上来,成年妖怪的体型也让我吃了一惊,大妖?我想跑,却被他单手提着后颈的领口揪起来。“喂,往水里扔瓷器的混账就是你小子对吧?”语气的不善也愣是让我呆在那里,过了好久我才反应过来,拼命挣扎想要逃开,只是力不从心,我也就放弃了。作为正义的妖怪,我当然还是承认了我的“罪行”。他一个拳头挥下来,反射性的闭上眼睛,该有的痛感却迟迟没有落到身上,他嗤笑一声,把我放到了地上。“小家伙以后别做这种事了知道没!”我别扭地扯了两下自己的羽毛,沾水了…
后来的每一天,我都来池塘找他,也天天都能找到,他笑着勾勾我的鼻子,像是父子之间的赌气赢了,我也顺从他的动作,久了也就离不开和他呆着的乐趣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海妖跟大叔似的慵懒地回答我“荒川之主,给我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