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先生

只吃粮不产粮的虫

静临生贺

『暗滩』

静雄呆愣地看着胡同那黑色的身影和地上还在断断续续往外扩散的暗红色液体,带着腥臭味。手中已经扭曲的路标也笨重地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那个自己一直说“宰了你”的黑色大衣的主人,耷拉着脑袋,在血泊中微笑。

“小静~好痛啊…就这么把路标打过来我会死掉的啦~☆”临也依然是那样嘲讽的笑,丝毫不在意身上沾满的深红色液体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

“啊啊?你还是赶快去死吧?你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啧啧跳蚤果然就是跳蚤啊!担心这么多干嘛啊!静雄恼怒地抓了抓金色的脑袋。

“难道说?小静在担心我?啊呀啊呀,好开心啊,不过这样的小静就不是我认识的小静了吧~☆捏,恶心到我了~”临也晃晃不稳当的身子,似乎是笑累了,呼吸不太顺畅,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果然,还是宰了他!!!

拾起手中的路标向临也投掷出去,临也侧身倒也没有完完全全躲过这个攻击,路标一角狠狠擦过临也小臂,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临也右臂瞬间麻木,手中的折刀也掉到了地上。这么一动地上的液体又更多的扩散开,来原想着平和岛静雄还有会有所动作的临也看着沉默不发的静雄。

“跳蚤,你果然还是受伤了吧?除了刚刚那个…”

“那小静知道今天是几号么~”

“1月份吧?几号啊?不对你废话这么多干嘛!”

原来小静不知道么?一月二十八,我都记得啊…临也快要佩服死自己了,不,是真要死了…折原临也脚一软,摔在地上怎么也没能起来,伤口的痛快要撕裂他的神经,每个细胞都在哀嚎,快点结束这场无聊的游戏!

“你的表情可不好,而且你怀里死死掩护着的是什么?”说什么也是曾经同学一场,再怎么讨厌也不可能真的杀了他,就算他是自己最讨厌的人。

“小静想知道么?我啊,可是就要死掉了哟~小静想要就自己来抢吧~v”说完临也闭上了眼睛,静雄怎么叫也没有反应,便轻轻地把手垂在临也的鼻翼前,确认没有呼吸了,把他抱着直奔新罗家,一脚踹开门。

“新罗!临也他…………”屋里灯光五颜六色,弟弟平和岛幽手中抱着蛋糕,上面写到:静雄生日快乐! 静雄诧异地看着大家,所以在听到“小静还打算把我抱到什么时候呢~♡”,静雄毫不留情地放手任凭某人摔在地上。

“好痛痛痛痛………”临也把怀里的小盒子砸在静雄身上,静雄也并没有当着本人的面就拆了。只是他重新扛起临也,“草履虫你干嘛,快放我下来!!”

“干什么?干你!!”

众人默默退到一边……
——后台——
静雄:跳蚤,你身上流的血是怎么回事?
临也:单细胞就是单细胞,从医院买来的血袋啦~☆
静雄: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干死你…
临也:不要啦,我受不了的~
(关门拉灯)

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35)

热度(18)